头部banner

空旷与苍凉

出自: 2020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已经忘记,是一次还是多次的记忆,总之,它已不是一种单纯的记忆了。它构筑成为了一幕根深蒂固的影像,在思想的银幕上,随时都可以放映一场。

  晚秋的天气,已是很凉。那样的一个早晨,我的上身,已穿上了一件破旧的黑棉袄,显得臃肿、迟钝,袖口绽裂,露着一些苍白的棉絮,像黑夜里睁开的一双双疲惫的眼睛。我蹲在一个山头上,身体瑟缩着、蠕动着,脚下、周围,是切成片的红薯干,红薯干是昨天晚上刚刚切下的,面上還存着一些水滴,似是流淌的清冷的泪。我伸着手,透凉的风拂着手指,手指在爽冷的薯干上滑动,企图把那些堆积的薯干推开,使它们乖巧地一块块摆起——便于晒干。我,低着头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躬耕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