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难忘的梦,故乡的河

出自: 2020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鲍家沟如一条细细的线,一头扯着曹山,一头牵紧淮河。故乡徐郢就是这细线上纠缠许久的一个小小结儿。

  记忆里仅有的一次大水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。那年夏天,特大暴雨连续下个不停,仿佛天空漏掉了一角,淮河的水持续上涨,终于攀上了大坝,风一吹浑浊的浪花便跳到坝子下面。鲍家沟的水排不出去了,于是绕过堤坝,疯一般冲进了田地,逼近村庄。水田里的稻子和旱地的黄豆全部被泡在水中,村庄后面的北塘底下一片汪洋。大水在一个多月后退去,一切恢复原样。

  那次大水,有人说在孙嘴子发现了两条蛟,一条被打死了,另一条跑了,有可能潜到鲍家沟或别的支流里了。据说那条被打死的蛟的头颅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躬耕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